關於部落格
研究所畢業的時候,一位朋友很擔心的問我:「你到了新環境,會不會沒有人懂你的幽默啊?」
本部落格充斥著狹隘的幽默感,希望有人能看懂他。
  • 98291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食記】閆府

 【食記】閆府

有句話說:「你總是知道何時是第一次,但你永遠不知道何時是最後一次。」細想這句話,你會發現他確實有理,值得配上一位偉人,例如李家誠的圖片讓大家瘋傳一陣。

而為何在此節骨眼提起他呢?是這樣的,自本人離鄉背井,西進到東方龍國後,每逢夜深人靜之際,往往暗自垂淚。我對自己說,如果你是蒼蠅,為何要離開一坨屎呢?意思是,那是一座食之不盡的寶島啊!

個人始終堅信,先有美食才有美食部落客,而不是先有美食部落客才有美食。因此,離開了美食如織的寶島,是不是象徵著,龍蝦記將是最後一篇食記,從那之後,蛛網要就被美食部落界除名了呢?不,萬萬不可啊!高級法式餐廳都還沒邀我去試吃啊!

然而,看來這是杞人憂天了。平心而論,台灣自然是美食天堂,大陸卻也不遑多讓。在此生活了大半年,閱食無數,雞鳴狗盜者有之,技驚四座者亦眾。正如知名電影《費城》的主題曲「費城」所唱:「當我見到光,我知道我會很好。」今夜,我決定別上美食部落客的徽章,沾上吳竹墨汁,揮毫寫下華北第一篇食記。此刻呼應了開頭第一句話:最後一次還沒到來,第一次正要展開。

兩岸

綜觀兩岸飲食代表隊,或精準點,濟南與臺北,大致反應以下現象。只要出了中原,所謂的蠻夷料理方面,舉凡美式歐式日式韓式,臺北代表無不大勝。而且是第一節狂電35分,對方觀眾把爆米花倒在Kobe臉上那種大勝。

不過,談到中華料理,狀況就沒那麼明朗了。台灣食物整體上溫文儒雅,少油少鹽少辣。你也許說不會吧,昨天去海產攤吃炒龍珠可鹹了。不,你應該過來參訪一下,全街都是泡在辣油裡的小龍蝦,我估計這裡一夜大概可以殲滅一整個師的小龍蝦。附帶一提,我曾看過有隻小龍蝦翻越鐵網衝到馬路上,他一路向東可能是想逃到他媽的渤海吧,然後他碰上了離開大海最艱困的挑戰:穿越濟南馬路,他沒能make it,最後被活逮,丟回辣油裡。

濟南雖無法代表中國大陸,仍可見微知著。大致上,此地的中華料理,風格比台灣剽悍許多,該鹹就鹹、該辣就辣、半瓶油倒下去,毫不退讓。俺就這麼炒,這可是自石器時代,北京人就在吃的五千年料理啊!

另外,我感覺他們對料理是帶著一股榮耀的。有一次,我和盟主來到一家很扯的店,垃圾滿地,杯盤狼藉,無人聞問。你不出聲,服務員還會在附近出沒,你找個人來收桌子,他說聲好後整個人蒸發。混亂如此的店,菜端出來卻異常美味。那是廚師在掩埋場般的廚房,堅持料理人光輝煮出的好菜,你怎能不感動?

因此結論便是,論異國料理、用餐環境、服務態度,台灣大勝。而單就中華料理,單就口味方面,個人意見是大陸勝出。

閆府

我們都知道,中國有八大菜系:魯菜、川菜、粵菜、淮揚菜、閩菜、浙菜、湘菜、徽菜。其實我也不清楚,查維基才知的,而其中魯菜的大本營便是濟南。

老實說,來之前對山東料理也一無所知,山東佬大概就饅頭當飯水餃當菜,這麼過一生吧。因此,當我突然發現,自己身在八大菜系之首的發源地時,驚喜之情,溢於言表。

然而,魯菜啊,你究竟在何方?我彷彿聞到他的鼻息,他離我很近了,他就躲在草叢裡露出一隻眼睛,但一回頭,他咻一聲就躲回去。這情況維持了好一陣子,我整個大半年不知道在吃什麼,直到閆府的招牌印入眼簾,你不是我們朝思暮想的魯菜館嗎?

當天,我走進閆府,點了驚為天人的三道菜。從此,閆府走進我的生命,大體上每週三走進來一次,那天刷卡打五折。

在濟南嚐過不少餐廳,目前來說,這家絕對名列先發。只要有朋友來訪,我都毫不猶豫帶他去閆府,告訴他:這是濟南最優秀的餐廳之一,盡量吃今天算我的。不過只是規劃,目前沒任何人來過。

以下介紹菜:

砂鍋肥腸

前段「閆府首部曲:閆府現身」中,帶頭的那道菜。我們第一次來,面對眼花撩亂的魯菜大軍,手足無措點了他,過程純屬緣分。結果意外選中一員猛將,正因他勇冠三軍,打響了首炮,進而開展了每週一閆府的盛況。稱他為the key of 閆府,不為過。

作法顧名思義:砂鍋裡面放肥腸,和白菜豆腐等配料,狀似砂鍋獅子頭。平凡的扮相,為何能「讓全世界驚呆了」、「讓全世界沉默了」、「讓全世界...」,他為何能讓全世界做那麼多事情,關鍵在一個重要的器官:大腸。

我一直覺得「入口即化」是陳腐的代名詞,若統計食記界出現最頻繁的形容詞,「入口即化」肯定是坐二望一。話雖如此,人生中總有幾次,你特別想冒出一句「入口即化」。但你又轉念一想,難道我只能提供如此平凡的詞嗎?我的才華到哪裡去了呢?只好硬生生吞回那句話。不過我必須說,閆府的「砂鍋肥腸」使我不得不向實力妥協,突破層層心防,站起來說:「大家不要攔我!這腸根本是入口即化啊!」真的,我找不到更優的形容詞,若有人有,請致電客服。

口味算淡。可話說回來,淡也不淡,那是相對的。此處提到的淡,不是出家人吃清淡點的淡,而是在俗稱「黑呼呼,油呼呼,鹹呼呼」的大北方料理泥中,生出一朵荷花那種淡,事實上還是鹹的。就像丹卓華盛頓,他如果站羅素克洛旁邊,顯然是個黑人,但他如果站琥碧戈柏旁邊,其實比較像白人。

入口即化、口味適中,便是本菜標籤。閆府之鑰,真心推薦。

九轉大腸

送走一腸又來一腸,正是:一腸還有一腸長,腸界後腸推前腸。

是的,他便是號稱魯菜隊長的九轉大腸。如圖。 

由圖可知,本菜的扮相是相當有格調的。平時我們很少看到筒狀大腸,大多是片狀的,而你看,切成這樣多霸氣。一坨腸看似咀嚼不易,實際上不成問題,入口即化 again

「為何叫九轉?」看到十粒大腸聳立盤上時,我們發出疑問,是買九送一嗎?不,你們這群南方人會不會太憨了?雖然無論怎麼看,「九轉」跟九粒十粒大腸毫無關聯,但人們總是見到數字便開槍,應可體諒。據服務生言,九轉是指,大腸經過九道手續製作,強調此菜費工。不過後來查維基似乎不太對,whatever,本節目不是舌尖上的中國,無須過度考究。

關於這菜,最適當的評價肯定是:平衡。你可以體會他蘊含了各種味道:酸、甜、鹹、苦、辣...平靜地融合在一起,沒有人強出頭。為何他們如此和諧?因為,雍容大度的大腸包容了一切,他說你們都來吧,我連他媽的屎都裝了還有什麼不能搞的?

印象中台灣也有,口味卻天差地遠。台灣大腸雖具水準,但山東畢竟是腸的故鄉,在腸的賽場上享盡地主優勢,你進球也判你越位。其實主場優勢也非重點,據某位腸界權威投信表示,閆府的九轉大腸君臨了世上任何一條腸。

其信件如下:

本人自幼嗜腸,一歲起以腸代奶,至今已有三十六年食腸史。大學時,因日進一綑大腸包小腸,塾生皆戲稱為「朱大腸」。以愚之見,此腸甘潤,補寒冷,療虛勞,實為天下第一腸也。

行文至此,問題來了,一山不容二腸,兩腸相爭必有一傷。剛剛講了「砂鍋肥腸」,現在又來「九轉大腸」。兩個都人見人愛,怎奈其中之一是天下第一腸。我只能說是人倫悲劇,我們自吃了九轉大腸後,愛不釋手,逢餐必點,自然排擠了砂鍋肥腸,他幾乎兩個月上不了桌。有一回實在想吃,我菜單抓起來便雙腸連發,把店小二嚇一跳,不斷確認:「客倌,您已經有腸了。」

最後我得強調,雙腸皆經典之作,任一腸都有絕殺能力,都得找人盯。

松鼠黃魚

菜界通常分為兩型,一是實力派一是偶像派。實力派比如宮保雞丁好了。宮保雞丁很少有炒糟的,每次點必賓主盡歡,但很少有人把他放菜單招牌頁,很顯然他屬於作詞作曲那種。

而偶像派首推東坡肉,或封肉,或烤方。不管什麼名,你只要找到那塊方形肥肉就對了。我們很輕易發現,偶像人生有多順遂,往往點菜點一半,不知道要點什麼了,服務生便會伺機翻到那頁:「要不要嚐嚐看我們的方形肥肉。」但說句老實話,偶像派唱現場不是燒聲就是沒聲,肥肉我頂多吃一塊。

「松鼠黃魚」也是一副偶像臉,各大餐廳紛紛列首輪推薦。我解釋一下菜名,由於本地攝食範圍較廣,難免有環保人士誤會。先聲明,絕不是把植物園尾巴蓬蓬的松鼠拿來炒。一言以蔽之,我想他就是一道山東糖醋魚菜名則是有段典故的。

據說以前乾隆出巡,看到別人神桌上供著一條魚。不知怎樣可能快分娩了,耍起任性非要吃魚,寡人就是要吃這條魚。但那是供給神的,你乾隆要吃,他媽的玉皇大帝也要吃啊。廚師們手足無措,於是想出一條權宜之計,持刀把魚身割成一格一格再拿去炸,據說炸出來跟松鼠很像,好吧,那不是魚。他們說服了自己,從此便定名為「松鼠魚」。OK,我從未見過見過死狀如此悽慘的松鼠,個人認為不算太像,比較像松果倒是真的。

不過呢,這造型有好處,外觀華麗之外,格狀的魚肉也比較好夾。一人夾一格,魚型不易崩壞。你想想一般魚,端上來時還是一片光滑,隨著筷匙橫飛,很快上半面糊成一團,更別說下半面幾乎已是濃湯型態,誰要吃啊?

再來談談缺陷部位。第一是刺太多,而且都是極細微的小刺,吃的險象環生,一閃神哈姆立克法就得拿出來用。我想起先前的典故,乾隆吃這魚真的ok嗎?若你卡到駕崩,嘉慶搞不好要直接即位。另一缺失就是腥味,不知為何此地魚況不佳,十魚九腥,我很久沒有嚐到清新的魚。魚腥起來,其他都甭談了,鑲黃金也吃不下去啊。

結論,糖醋界我不曾愛過任何一人,他也差不多。

涼菜聯盟

這是兩岸飲食習慣的重大差異之一。這邊非常強調涼拌菜,一本菜單裡涼拌菜大概可佔五分之一篇幅。你可能會問,涼菜搞那麼多有必要嗎?噢,你就不懂了,此處涼菜真的一絕,花樣多又用心,不是丟個伴幹絲和辣椒小魚就想收錢的。整體來說,我極欣賞涼菜文化,四道熱菜一道涼菜,亦稱黃金矩形。以下草率介紹三道。

        藍莓山藥:山藥打成泥做成球狀,看起來像冰淇淋,淋上藍莓醬和橙醬,典雅造型起碼幫他加五分。如此簡單的組合,口味也不難想像,山藥本身沒味,多半是果醬味。但,也夠了,去油解膩,通廁通廚,點他沒錯。

一品豆腐:涼拌豆腐,關鍵在醬料,鹹、酸、辣,絕對食慾大開,從胃開到腸。上了這道,五分鐘還不上大菜的話,桌子都要被啃掉。盟主以前是不喜歡豆腐的人,自從吃了他,從此開始關注豆腐。

茼蒿拌饊子:茼蒿就是平常丟火鍋的茼蒿。作法是涼拌,你應該很少吃到生的茼蒿。很特別,雖然是生的,還是可以吃出茼蒿味。饊子是一種脆脆的東西,很像蜜汁火腿裡面包的那塊。淋上少許醬汁,微鹹、微脆、微茼蒿味,給人瘦弱,帶著粗框眼鏡的感覺。

結論

是這樣的,我以前始終覺得,自從去歐洲旅行吃了一堆歐洲廢料後更加覺得。我是離不開台灣的,我無法忍受跟美食道別當美食轉身跑進叢林時,我將泣不成聲。不過,命運便是如此,當工作機會來臨時,我無法用「我要待在台灣吃飯啊」來拒絕。

但,天無絕人之路。魯菜,八大菜系之首果真名不虛傳。閆府,雖然料理跟家鄉完全不一樣,但美味程度確可一較高下,他令我想到家。The End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