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研究所畢業的時候,一位朋友很擔心的問我:「你到了新環境,會不會沒有人懂你的幽默啊?」
本部落格充斥著狹隘的幽默感,希望有人能看懂他。
  • 98291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Two night in 北京,我 fuck many things(下)

 Two night in 北京, fuck many things()

前情提要:

Two night in 北京, fuck many things()
Two night in 北京, fuck many things()

不知名地點

車輛駛離午餐區,偽滿洲人拿起麥克風:

「大家覺得午餐好吃嗎?」

「肯定不好吃。沒關係,我們還有安排

「知道北京最有名的是什麼嗎?沒錯,是烤鴨。你們拿的行程表裡,是不是有寫烤鴨吃到飽?對,我們就去吃烤鴨。」

「提到烤鴨,大家都想到全聚德,其實那觀光客吃的。北京當地人,他們都吃這家

「等下我們過去那家,門口就會看到烤鴨,你們就去吃沒關係。免費的,盡量吃,吃到飽。你吃好幾回也沒關係,他不會管你。」

老實說,聽的我霧煞煞。

很快地,車子抵達當地人欽點的烤鴨店,我這該怎麼說呢?確實有烤鴨,差不多有一盆烤鴨,置於路中央,旁邊一圈牙籤。現場根本是個他媽的大賣場啊!就開了幾包烤鴨料理包,肉還切的霹靂碎,搞得像廚餘一樣。難怪他說可以吃很多次,切成那樣你插個五十次還吃不到一隻腿。

如你所見,這就是他媽的烤鴨吃到飽。當地人不去全聚德都吃這家,你覺得可能嗎?就像有人跟你說,台北人都不上牛排館,他們想吃牛排時都上Cosco試吃一樣。本趟聽了無數謊言,每則都是如此離譜,而我們大部分都信了。

「你們吃完烤鴨後,買個東西。免費吃了東西,總不好意思空手出來吧?你就買個東西,上車時把發票交給我。」下車前,偽滿州國人這麼宣布,還檢查發票你說誇不誇張?現在回想起來,他媽的你是誰啊?但當時,不知為何,真的不知為何,那是一個謎。我們就像被貼了符般,鈴一搖只有跳的份。唯一煩惱是該賣場垃圾滿谷,大包小包全廢材,令人無從買起。

最後我應景買了烤鴨料理包,拿了發票後。我把它塞進偽滿州國人的嘴裡,說:「你不是要檢查嗎?」「你不是他媽的要檢查嗎?」長期收看本部落格的人,就知道本人根本沒種,以上只是幻想。事實上,我沒把發票給他,我用沉默表達最強烈的抗議。

不知名地點2

這個點離烤鴨賣場相當近,大概公車兩站的距離。下車前偽滿州國人半句話都沒講,有點詭異。我的意思是,通常他會先介紹一段假歷史,待會才好下手。而這次卻沒有,所以車子停下大家都一頭霧水,但也無人發表疑問,例如,「這裡到底是哪裡?」或,「我們到底還要去哪裡?」或,「你的良心到底在哪裡?」之類。總之大家魚貫下車。

就我觀察,此地僅三四間房間,跟之前那些氣勢磅礡的沒得比,屬於小資型詐騙站。我們被小妹帶去看一艘玉船,據聞是鎮館之寶。差不多兩公尺長,看起來是玉。不過我們都沒有把他舉起來對光看,也許裡面氣泡多的可以洗澎澎也未必。

賞完船後,大家立馬被送入房間。房間是這樣的,前方一排透明櫃台,裡面都是商品,不外乎:玉等,後面各佈署了四五位男人。牆壁上貼有幾張照片:北京故宮建築平面圖、幾隻貔貅照、幾隻麒麟照、幾隻公獅照等。房間中央是好幾排長條板凳,於是大家坐在那邊。

然後小妹說到,現在為各位講解建築與風水,小女道行尚淺,必須請師傅出場。語畢,碰的一聲門開了,師傅從霧中現身,小妹臨演也應聲退場。定睛看,一位四十餘歲的女人聳立在前,眼神犀利,氣宇軒昂,一副代父從軍的樣子。師傅一開口聲如洪鐘:「大家好歡迎來到XXX」,XXX唸的很模糊,可能是因為這地方根本沒有名稱。接著她手比著北京建築圖講了一段風水,講的飛快,大概跟第四台切台的力麗家具一樣快。

講完風水,現場一片呀然無聲,師傅掃了一下群眾。說,好,現在,「全體起立!」並做了一個雙掌平舉向上升起,「UPUP!」的動作,大家紛紛隨著她手掌UP了起來。

師傅又說到,現在,「全體向前!」做了一個雙掌向內拉近,「ComeCome!」的動作,大家也隨著手勢,come到櫃檯前。

此時櫃台後面的男人們開始動作,對距離最近的人獻上問候:「你打哪來啊?」一時間,「你打哪來」、「你打哪來」此起彼落的打哪來聲圍繞著。我想到好萊塢電影台裡,那些被困在亞馬遜叢林的B級演員,晚上睡覺時四面傳來食人族的鼓聲,大概就是這種感覺了。

此時我又想到一部經典戰爭電影:「搶救雷恩大兵」,諾曼地登陸那段。登陸艇浩浩蕩蕩駛過去,艙門一開前幾排全被掃射身亡。這部片給我們最大的啟示就是:站前面死的快。因此,雖然不清楚前面在幹嘛,直覺讓我們堅守在後場,跟守門員肩並肩。

然而,師傅畢竟是師傅,她像老鷹般,從大草原中硬是提起一隻兔子。右手一指,聲如洪鐘:「你打哪來啊啊啊啊?」(越來越近)穿越重重人牆,直達我臉上。

「對,就是你,到前面來。」我用食指比自己,做出「真的是我嗎」的表情後,師傅說。

真他媽的衰,我拖著腳步,來到櫃檯前。行進間,心中突然一股無名火燃起來,我受夠了!老子幹嘛他媽的受你們擺佈啊?老子幹嘛要繳120元參加他媽的鳥團啊?老子幹嘛要在他媽的大賣場買烤鴨料理包啊?老子幹嘛要買他媽的假貔貅啊?(對貔貅大概沒這麼怒,因為當時還以為是真的,一路捧在手裡呵護。)

我目光如屎,來到櫃檯前,手插口袋,三七步站著。我決定全面抗戰,我內心有一個波斯王喊著「WAR!」(300壯士:帝國崛起)

「你打哪來啊?」

「濟南。」

「你屬什麼?」

「馬。」

「結婚了嗎?」

「結了。」

「你愛人呢?」

「什麼?」

「你愛人沒來嗎?」

「沒來。」

附帶一提,我的抗戰方式就是用單字回答問題。

「你把手給我。」

我把手給她。

「你,少喝點酒。知道嗎?」把我手掌胡看一陣後說。

「嗯。」

「你的肝不好。」

「嗯。」

「這你拿著。」把一塊小玉推到我面前,看不出是什麼。我只知道,什麼都可以拿,詐騙中心裡大陸女人給你的玉肯定不能拿。以前我走在台北街頭,碰到一個老頭在發廣告衛生紙,我順手拿了一包。結果那老頭說一包要二十元,那我不要了,我把衛生紙塞回給他,他不收,兩人在路邊扭打,好像我才是他媽的發衛生紙的。

反正,我手插回口袋,打死不拿。師傅手懸在半空好一陣子,悠悠說道:「你連拿都不敢拿嗎?」

我說:「對。」

「好,你自己注意。我找你是有原因的。」師傅直視著我。

「哼。」我歪嘴,冷笑一聲。

「我只講這一次。」

「哼。」我歪嘴,又冷笑一聲。

這時候不知誰把門開了,我持續冷笑邊離開房間,感覺像個奸臣,但很爽。

不知名地點2停車場之我們這一家

上遊覽車後,不知為何超久不動。後來才知道,有個小鬼失蹤了。

是這樣的,這家人分坐在車上各處,夫妻坐我們旁邊。這可憐一家人,不知道從哪個遙遠的西北方(因為他們自稱西北人),散盡家產跋山涉水到北京。原本打算一天玩二十個景點,結果跟到鳥團,基本上接近家破人亡。我想到那媽媽,出發前喃喃的問到:「我們到底要繳多少錢啊?」

這小鬼呢我有印象,差不多高中年紀。當我們在長城氣喘吁吁拍撤退照時,他還繼續嘻笑並往上爬,算的上青年才俊。一開始我以為他迷路了,後來從現場觀眾講評中發現並非如此。是他想買東西,媽媽不給買,兩人大吵一架後負氣而去,還把堂弟也擄走了。說實在這小鬼也太跌股,現在正是全團人齊心抵抗購物風暴的時刻,你還自願買,豈不是搞分裂嗎?

現場一片混亂,車上有兩個人在叫囂,一個是媽媽,一個是媽媽的媽媽,外婆。兩人座位差不多距離五六排,隔著半截車互罵,全是方言,唯一聽懂「死」這個發音。我想她大概是要表達「這個死小孩」、或「這個屎小孩」之類。外婆坐前排,聲音比較遠,我估計大概是表達「死小孩也是的骨肉」、「虎毒不食屎」等。

媽媽旁邊禪坐著一位男子,想必是爸爸,雙手抱胸,文風不動。他抽空跟圍觀群眾悄悄解釋,「她們吵架的時候我最好不要參與」,似乎是位家庭糾紛專家。問題是,你們忙著吵翻天,沒人去找小孩啊!你小孩都快跑到他媽的山裡了啊!最後,偽滿州人看不下去了,說這小孩還是得找回來吧。其實最急就是他,一來行程很緊,還有好幾個精美購物點沒去。再來,如果真有人失蹤,他大概也擔不起。

「可是他到底去哪了呢?」媽媽如夢初醒的說。有人突然指著窗外:「那邊有人影!」偽滿州人和爸爸趕忙衝下車,跑到指定地點,手一攤,沒人。又有人說「我看到往後面去了」,兩人又撲過去,又沒。老實說,眼前偽滿州人焦頭爛額往返奔走,個人覺得相當痛快,他媽的現世報。

尋獲後,我見到一名打赤膊的青年走上車。似乎是吵架中把上衣爆了,我跟他媽的浩克同團嗎?然後,這傢伙一路打著赤膊到行程結束,好像是來北京衝浪的。打了差不多六小時的赤膊,最後見他打赤膊進了捷運站,簡直奇觀。

蠟像館

        平心而論,此地是繼長城以來最稱頭的點。十幾個蠟像區,並有解說小姐,講述明朝歷代皇帝的故事,很不錯。事後看來如此,但,當時我們被騙到草木皆兵,一直覺得肯定有陰謀,可能聽完講解被強迫買小蠟像之類。於是我們沿路從講解小姐身邊呼嘯而過,這講解聽不得啊,結果出口到了,啥都沒發生。本趟絕無僅有的正派場館,就這麼結束。

天下第一硯

為何叫天下第一硯?解說小姐說,以前乾隆皇帝來此,用這硯台寫了一手好字,因而稱之。我聽得模模糊糊,但她展示給我們看的硯台起碼有他媽的五公尺長,除非乾隆用拖把寫字不然有點離譜。

這地方跟剛剛浩克失蹤的點,基本上師承同門,路數如出一轍。牆上貼著相同的照片,講著相同的北京建築風水,進房賣著相同的玉。雖然如此,無論軟硬體都高出一個檔次。帶進房間後,接待小姐說,等下進來的是本館館長,希望大家「保持禮節」。她可能隨機點幾個人,說一些事情,這是緣分,有就有,沒有也不能強求。

然後門開,進來一位老女人,接待小姐高聲說:「館長來了,大家鼓掌

啪啪啪啪啪

「好!」館長手一揮說。

館長首先自我介紹,目前在清華大學擔任風水教授,參與多項國家級建築計畫,各界預測為第一屆諾貝爾風水獎得主。接著照例開講風水,身為諾貝爾後選人,她確實傳授了許多知識。我不得不說這個人氣場太強了,當下你真覺得她參透了中國五千年來的智慧結晶,而忘記她是賣玉的。當她詢問你:「你打哪來啊」時,你期待她介紹個龍穴給你住。尤其話語中提到成語時,館長顯示更不凡的力道,例如:

「北京的建築原則就是,外」一字一頓,手跟著揮舞像在指揮命運交響曲一樣。

「南方屬火,北方屬水,所以我們要,坐

「東方屬木,西方屬金,希望各位等下,買西」沒這麼Low啦,成語才搭手勢,其他沒有。

總之,秀做完了,最後還是得開賣。館長把大家趕至櫃台前。點了一位老人,比館長還老,可能是全車第一老,我想經過這趟她又更老了。館長撫著她的肩膀說,「妳要小心,千萬別摔跤

聽到這,我覺得館長格調也他媽的太低了吧?叫老人不要摔跤不是廢話嗎?但我看那老人顫抖的說:「那該怎麼辦」想必已入虎口。估計等下館長會說:「我手上這東西,可以幫妳抵擋一劫」等等,無縫賣玉。

我看不下去了,我一個箭步站出來,說道其實我什麼都沒說,我們只是一個箭步把門開了,自己踏了出去。救不了別人,起碼要救自己吧。離開時,餘光見到老人接下了玉,眼角不禁泛出了淚。

走完這個點,我有個領悟。雖然你我都不喜詐騙點,不過我必須告訴大家,詐騙界本質上是個殘酷舞台,熬出頭的皆非泛泛之輩。從場景擺設,到綠葉,到主秀,每個環節缺一不可,螺絲一鬆就別想掙到錢。所以,當你大失血,fuck機關槍掃完一輪後,靜下來想,人家比你努力啊。當你盛裝下江南的時候,人家可是勞心勞力在你身上搾汁。努力的人得到回報,這是很勵志的事情,不是嗎?像這天下第一硯,館長唱作俱佳,而且真的有認真講東西,之後開賣你才更可能上鉤,這都是努力的結果

回程

走出「天下第一硯」後,我們發現偽滿洲人不見了,只剩遊覽車和司機。我馬上了解到,這真是一個天衣無縫,良率接近99%的菁英任務,任何狀況都考慮進去了。為什麼導遊事先遁逃?因為集合地點是公開資訊,不免有人被騙了不爽,找山東佬去堵人。但導遊就在前一個點消失,想堵都堵不到。當下我對這一切是佩服大於肚爛。

然後我們搭了快三小時的車塞回北京,一路無話。

結論

曾經有個西安計程車司機說:「出門玩本來就是要被騙的,我的原則就是,可以被騙小錢,不要被騙大錢。」

我覺得這概念可奉為中國旅行的圭臬。

不過北京這趟,錢倒不是重點,買再多東西都不是重點,重點是你被騙了時間。出來旅遊能待多久?我們只待三天,被他們搞掉整整一天,這是最幹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 但,中國何其大,騙子何其多。每個騙子都設了八卦陣,你看到的只是第一步,一旦接觸,你就會陷入後面的一百步。我的建議是,把自己當成加拿大華僑,別跟人說中文,一路yoyoyo到安全的地方。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,沒有接觸就沒有辛酸。The End

 

隨文附上華北防騙守則

華北防騙守則一:別跟一日團

華北防騙守則二:即使到了購物點別進小房間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