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研究所畢業的時候,一位朋友很擔心的問我:「你到了新環境,會不會沒有人懂你的幽默啊?」
本部落格充斥著狹隘的幽默感,希望有人能看懂他。
  • 98705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峇里島五日遊(一)

啟程

「六點半了!!!」這就是我們的啟程。

那天我們七點十五要到機場,訂了兩個約五點半的鬧鐘,預計在微光中吃個鐵板麵,再徐徐坐客運過去。結果我在一陣疾呼聲中驚醒,六點半了!公雞都叫完一輪了,現在是他媽的黃鶯在叫了啊

此時兩人前空翻彈起,抄片樹葉遮住下體便奪門而出。顯然也別想搭什麼客運了,除非我們是要去目送飛機的,於是攔了部計程車叫他直達機場,花了他媽的一千元,還沒到國外就當起大爺了。

Mini Tour

所謂的mini tour是這樣的,旅行社報給你一些既定行程及價位,你可以任意更改內容,加減想去的地方,價格也會變。確定之後,你得到一名司機和導遊,他們會負責帶完所有行程。這絕對是旅行產業的一大革命,你可以去想去的地方,又不用煩惱路線,更不用擔心購物點的問題。

你想想以往我們前往陌生國度,實力弱的話必定得跟團,跟團最令人詬病的便是購物點。記得小時候跟家人去大陸,帶我們去一個藥工廠。整團帶進一個空間後,大門碰一聲關起來,連護城河都注水了。穿白袍的業務員開始瘋狂推銷神藥,講的好像黑玉斷續膏,無所不治,中蛤罵功也能救回來。大家面面相覷,沒有很想買,但門不開啊對方講到後來,說這治燙傷的藥很厲害,不信的話,每位員工都很願意點燃身體後當場塗藥,以證明神蹟。大家忙說不用點火,咱們買就是。

人手一瓶神藥後,才得離開。不過話說回來,神藥真不是蓋的,沒有白買。後來我在信義區騎腳踏車,為了閃避公車重心失穩,撞上一台他媽的烤香腸車。大腿整個貼在烤香腸車側面的鐵板上,瞬間被燙出一大群水泡,大概百元鈔那樣的面積。水泡是黑色,而且在那邊冒的此起彼落超有活力,好像才剛過青春期一樣。當時我快嚇死覺得我快融化了,結果神藥一塗,完全復原。一滴傷疤也沒留下,肌膚吹彈可破幾可代言DHC

說回這次,導遊大概只提出一個購物點,我們也欣然前往。那是一個賣polo衫的名牌,叫Ralph Lauren,商標是一名打馬球的男子。據說在這邊買很便宜,我是沒什麼概念。進去後,滿坑滿谷的大陸人,如狼似虎搶購polo衫。陸客如潮水,將你我包圍,情勢緊張下,我們直取最便宜的那款,買了一件。

畫面中豪邁的北方男子,無視更衣室在旁,頻頻在群眾中以肉示人,被眼尖的戰地記者拍了下來。但覺畫素不足,叫盟主用高畫素相機重拍的時候,被現場印尼保全封阻,說no picture,故僅得此珍貴畫面。

交通

交通是出門在外的首要考量。個人最好經驗是北海道那次,租車自駕。我問過峇里島的導遊,這邊可不可以租車自己玩,他說當然可以。但我看了這交通,驚覺我不可以,除非讓我開戰車。

這邊馬路相當窄,但大家人車一體沒在擔心,單線道當雙線道開。你看到前面都塞成一條龍了,我們的司機還是從不可思議的縫隙中擠出去。看似無路其實有路,這點其實很勵志。路上喇叭聲不斷,導遊指稱,這邊人按喇叭歸按喇叭,卻不會為此而下車互相飛踢。屬於微笑型的喇叭,“we come for peace”這種喇叭。我看了的確如此,司機按喇叭時表情十分安詳,而不是像我們用力敲下去還邊飆髒話那樣。

另外,如果想在這邊開車,技術之外還要有霸氣。路只有一條,想開就要拿出本事來。例如小巷要轉到大路那種路口,沒紅綠燈,大路的直行車就一直開,車頭連著屁股合而為一,絲毫沒有空隙。在台灣有的車還會慢下來,讓出一點空間,這邊不可能。所以你要展現魄力,數到三就把車頭伸出去,以行動告訴大家這就是斯巴達,你一步都不會退讓。

總之,如果讓我在這邊開車,我要不把車刮成斑馬,要不困在路口到黃昏。請司機較妥當。

Spa

兩人四手spa (2 hours)

一下飛機便直奔某家spa,後來發現這家似乎專接台灣團,來來去去碰到的都是台灣人,我想雙方已率先簽訂服貿協議。

多達十幾種口味的精油可選,每種都有功效。我個人是覺得不可能有什麼功效,選個最好聞的即可。

師傅領進房後,叫我們換紙褲,她們出去等。紙褲是一種遮蔽力很差的褲子,我感覺跟丁字褲沒兩樣,換完之後近似全裸。房間內有兩張床,我們應該是趴在上面等人進來。我那張床的方位非常不優,躺上面的話大腿剛好正對門口,一開門即撞見我的迎賓大腿,成何體統,個人隱私安在?

後來我發現床上有一層薄薄的被單,於是我把他拿起來蓋著,這樣好多了。但這被單實在太薄,我懷疑印尼人蓋這不會冷嗎?

叩叩叩,「好了嗎?」門口師傅用不流利的國語問道。

OK。」

我趴在床上,聽見拉門的聲音,四位師傅魚貫而入。然後我聽見她們驚慌的叫聲:「先生先生」好像看到奇景般的叫聲。我想怎麼回事?原來那層薄被單根本不是被單,是他媽的床單我等於把床單掀起來身體鑽進床裡,簡直丟臉丟到赤道去,這些印尼人邊把床單鋪回去還邊他媽的狂笑。

兩人四手,就是一般按摩但有兩個人同時按,你身上會有四隻手的意思。一開始不太習慣,因為四隻手有點多,覺得身體不得安寧。不過習慣後還不錯,至少我睡著了。

熱石spa,頭部spa (3 hours)

第二天我們來到同一家,服貿協議合作商家。作熱石spa兼頭部spa,歷時三小時,整個下午唯一行程。

一樣脫光光趴床上,這次我沒有再惡搞床單了。

熱石spa,顧名思義現場有大量熱石,師傅邊按摩邊把熱石放在你身上,手上腿上到處擺好像下棋一樣。熱熱的蠻舒服,但我覺得有些石頭溫度控制不佳,尤其放肚子上那顆爆燙,拿來煎蛋都不為過,把我肚臍都快燙糊了。我不時要用手把他拿起來,讓肚子休息一下,但手也拿不久又得放回去,就這樣輪流承擔。

頭部spa,就是洗頭。

Lulu spa (2 hours)

第四天作了lulu spa,聽名字就很滑溜,特色是把一坨果醬塗滿你全身。雖然人趴著看不到她塗什麼,不過草莓味明顯,研判是新鮮草莓打成泥之類作出來的。果醬塗在身上還蠻涼的,應該說過涼,快把我冷死了。據說護膚效果傑出,可把幾天曬黑的都復原,當然我身為男子漢不需要護什麼膚,體驗一下倒是挺不錯的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