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研究所畢業的時候,一位朋友很擔心的問我:「你到了新環境,會不會沒有人懂你的幽默啊?」
本部落格充斥著狹隘的幽默感,希望有人能看懂他。
  • 98705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全面面試

        譬如某部門有一個職缺,找了一堆人來面試。對這一堆求職者而言,最重要的是什麼?是這個:進場順序,除此之外都是其次。進場順序對錄取率的影響之大,劇烈到一般人難以想像,我將分前中後期來討論此現象。

頭幾個往往是砲灰,前期主管們姿態超高,你會灌籃就叫你投三分球,會投三分就叫你切入。什麼都會就嫌你長得不夠像喬丹,潛力有限。這時候來只有被嫌棄的份。挑三減四後,中期開始拉警報,再找不到人大家都沒新人玩了。於是降低標準,好啦你會跳就很厲害了,列入考慮。顯然本時段進場,成功率較高。最淒慘的是後期,通常此時主管已經心有所屬,只是下午閒得發慌,找幾個人來殺時間。於是來的人幾乎沒有成功率可言,把大家逗笑就不錯了。

進場順序如此重要,求職者卻完全無法控制。除非你去廟裡請關雲長幫忙,不然你只能靠運氣。所以,運氣左右你八成的勝率。

我的第一份工作是這麼來的,這是一篇舊文,天啊四年前的文章。現在看來雖然青澀許多,但還是看得出我寫的。有些人看過就不用看了,沒看過倒可以看看。如果不看也沒關係,就像風水世家一樣跳著看下段,也ok的。

http://blog.yam.com/mmadcity/article/22235952

面試交白卷,竟然還有第二次機會,你不覺得很荒謬嗎?後來我才知道,那時他們找人找得曠日廢時,很多人題目不會寫還亂掰,浪費大家的下午茶時間。在那個當下出現一個人,白卷交得臉不紅氣不喘。他們突然覺得這個人比鄭少秋還瀟灑,真是職場清流國家棟樑,於是錄用了我。除了運氣好之外,我不知道如何解釋這一切。

以上便是本人職業生涯裡唯一成功的面試。接下來要介紹,一個人如何在短短兩個月內密集面試九次並全滅的經歷。我個人認為,失敗的原因很簡單,還是運氣。我非得這麼說不可,不然實在沒臉活下去。

曾經提過,我的第一份工作結束方式很特別。不是被炒魷魚,也不是跳槽,而是公司被別人合併。並不是說我們對新公司有歧見,但身為被收編的一方,總是無法安心。會不會變成黑奴,人家打電腦我們扛石頭;或是連座位都沒有,必須坐在同事大腿上辦公之類的,各類傳言此起彼落。於是,在合併日確定後,大家都在找工作。希望能在合併前找到逃生艇,別淌這個渾水。

現在要講的,就是在這短短幾個月發生的事。我一共面試了七家公司,面試了九次。

1.      某大型金控不動產投資部

這家是前任主管介紹的,不過他也挑明了說,這邊一向摳門,薪水不會太好。而且工作性質跟我之前所做相差甚遠,不期待會有興趣,純粹當做練習就好。

面試在Starbucks進行,過程很輕鬆。正如之前所說,過往經驗毫無幫助。因此,他也不必知道我以前做了什麼,整場面試聚焦在他的個人傳奇經歷。是蠻有趣的,但只過十分鐘就知道沒什麼搞頭,雙方其實興趣都不大。接下來只是把時間耗完,大約耗了兩個鐘頭。

最後他告訴我,只要有熱忱,他就收。我沒有,莎喲那啦

2.      某中型券商風控室

我的專長在資料分析,這可以應用在許多方面,用在風險控管上便是主流出路之一,風控室是很自然的選擇。

面試過程約兩個鐘頭,從資深員工到中階主管到部門主管輪番上陣。他們不斷問我以前做過的事情,老實講面試進入這種形態是最輕鬆的。事情你在做,你當然比他們了解,這時候只要侃侃而談,所有功勞都攬到自己身上,氣勢就能將對方逼退。我一路過關斬將,終於把部門主管拖出來了。

通常部門主管都是昏昏沉沉的,也不太清楚屬下在做什麼,所以他不會跟你討論工作細節。一出面,大概就是要談薪資條件了。我原本月薪是A元,期望薪資是A加五千元。對方沉吟了一下,開了A減五千元。瞬間,一切都冷卻了,空氣凝結了,像傑瑞米艾朗在電影《黑心交易員的告白》裡所說的:「我聽不到任何聲音,只有沉默。」

然後我走了。

3.      某中型金控資料分析專員

從面試中大概了解,這裡的工作適合我。無奈對方的態度消極,一副打烊送客的樣子。我想他們早就找到人了,找我去大概只是殺時間,耐心用完就攆走。

有時候面試順不順利,跟你錄不錄取的關聯性很低。這回我也是載歌載舞,彩衣娛親,並沒有犯什麼重大失誤。但偏偏就沒上,這也沒辦法。不過面試失敗總得有人負責,再次建議大家一律歸咎於運氣,把運氣拿來當代罪羔羊,會讓人生充滿踏實感。

4.      某外商銀行不知道什麼部門

是的,我不知道我在面試哪個部門,對方也一頭霧水,實在是烏龍至極。

由於這是遠近馳名的外商銀行,進去後馬上雞犬升天,瞬間變成一名國際菁英,因此準備起來是前所未有的慎重。首先英文自我介紹。如果要英文對話我肯定沒救,可是自我介紹處於主動地位,為了展現誠意,該準備一下。

於是整個上午忙這件事,找厲害同事擬稿,然後到各座位巡迴演出。我最滿意第一句:「I am Sam.Sam是我的英文名字,特別設計這句,因為它剛好跟電影《他不笨,他是我爸爸》同名。電影裡的Sam是個智障,所以我每次唸出 I am  Sam都暗暗好笑。我也計畫用西恩潘(電影裡的智障主角)唸法來開場,那會變成「I…I…I a…a…a…m Sa…..a……mm」,想說讓氣氛輕鬆點,後來意識到這不是諧星選拔賽而作罷。

面試者是三個女人,很和藹,但氣氛不太對。她們問我應徵哪個職缺,我說了之後,她們說奇怪,人資那邊為什麼把你的履歷傳給我們,我們不是你要去的部門啊。

都走錯部門了,實在沒什麼好說。也不知道是誰的問題,想弄清楚可能要走司法程序,把人資部都抓來刑求之類。不過,我們雙方還是維持禮數,在那間小會議室裡把酒言歡,講了些言不及義的事情。我忘記背I am Sam給他們聽,至今仍感到遺憾。

5.      某小型券商經紀業務本部

這家很詭異,因為我並沒有投履歷過去,而是她主動聯絡。我在電話中一再確認對方不是直銷或保險業務,對方掛保證不是,所以我答應了。另一方面,這個電話中的女人聲音太好聽了,像美人魚在唱歌一般,不去瞧瞧不行。

部門主管看了我寫的基本資料,劈頭便說我請不起你,相當直率。然後她解釋,他們是後勤單位,資源不足,只能給我原本薪水的七成左右,更別說期望薪資了。一名正常謀職者,不太可能沒事跳樓大拍賣,薪水打七折真的太驚悚。抱歉我還有家要養,莎喲那啦美人魚。

6.        某大型券商法人服務部

對方跟我解釋了半天,我還是無法參透法人服務部的精髓。最後我問:「目前這份工作大概配置多少人力?」他說:「一個,就是我。」我說:「那現在是要擴編還是你要走了?」他噗哧一笑:「對,我要走了。」有點像抓替死鬼的工作。

回去後沒多久,他發了份拒絕信給我,收到信時我毫不訝異。

7.        某大型金控風險控管人員

履歷是朋友幫忙傳的。通常你有內應的話,成功率自然較高,幾乎都有面試機會。因此大家平常請多廣結善緣,這很重要。不過,我在這裡纏鬥了三次,還是一無所獲,可見人脈也不能當飯吃。

第三次面試時,碰到一位有趣的女主管,這一系列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她。

「你之前四年都在券商?」她問。

「是。」

她說:「我也是券商出身,待了十年以上,之後才來銀行。」

然後,她左手靠桌子,托著腮。右手拿著我的履歷,歪著頭反覆的看。嘆了口氣說:「我跟你講,銀行真的蠻鳥的。」

正常面試你很少聽到「鳥」這個字,尤其出於部門主管之口。

她說,銀行體系的人總覺得比券商高一等。但兩邊待過就知道券商的效率,銀行體系穩健,導致繁文褥節太多,很鳥。接下來她又舉了很多例子佐證,不斷強調「這裡真的很鳥,你要不要再考慮一下」「我是蠻想用你的啦,但真的很鳥。」鳥鳥聲不絕於耳,我簡直快笑死。

最後這場面試再度無疾而終,挺可惜的。一個開口閉口「這裡很鳥」的鳥主管,我想我們可以成為好朋友。

行文至此,面試之旅正式結束。這段期間我走遍整個金融界,四處行乞卻要不回一張offer。合併日到了,沒搭上救生艇的我,乖乖去新公司報到準備做黑奴。其實,這才真的是蠻鳥的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