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研究所畢業的時候,一位朋友很擔心的問我:「你到了新環境,會不會沒有人懂你的幽默啊?」
本部落格充斥著狹隘的幽默感,希望有人能看懂他。
  • 98705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克羅埃西亞之旅(二)

飛機

第一天行程很單純,就是到處飛。台灣飛香港(1.5小時)香港飛德國(12小時)德國飛奧地利(1.5小時),每趟轉機約3小時。吃喝拉撒都在飛機上,就這麼過一天。

坐飛機是件極度恐慌的事,跟遇見蟑螂差不多恐慌。所以如果有部片叫「飛機上有蟑螂」,他很可能會是影史最驚悚的電影。其實在統計上搭飛機出事率很低,遠低於我邊打瞌睡邊從中壢開回台北那幾趟。而且說實在我也沒碰過什麼大亂流或生死交關的場景,但恐懼是沒有道理的,就是怕。飛機一抖我整個肉體都會緊繃起來,扶手也被我應聲捏凹。

除去這個,等待轉機我反而不討厭。因為都是沒去過的機場,隨便逛就很不錯。尤其在德國法蘭克福機場,下了機,歐洲人朝我湧來。像威爾史密斯第一次走進MIB總部時,見到外星人走來走去一樣。多如牛毛的歐洲人走動著,喧鬧著,他們為自己身為歐洲人而喝采著。也許其中也混有美國人或南非人,但我分不出來。

那天,我踏進陌生的大陸,我從未在一天內看見這麼多歐洲人,也不意外因為我人就在歐洲。

布雷德湖

奧地利出境後,前往當天的唯一景點:布雷德湖,位在另一個國家斯洛維尼亞。經過一番大拉車,抵達時剛好是午餐時間。歐洲第一餐,等同於鈴木一郎,重要性自然不可言喻,我必須花點篇幅介紹他。

我就直說好了,it sucks不過應該這麼講,其實當下我覺得挺不錯的。畢竟才剛到異國士氣大振,牛蒡當牛排什麼都好吃。而現在人在台北,我冷靜回憶,這趟真的沒什麼好料。整體來講歐洲逼近一座飲食沙漠,換算成IMDB大概是5.6分,跟哈拉猛男秀相差不遠。

以這餐為例。麵包又冷又乾,無味道也無嚼勁,估計加一桶人工香精都賣不出去。主餐的鱒魚也是獐頭鼠目,光是把魚弄熟而已根本沒有味道,比較起來我家樓下的炸土魠魚簡直是米其林。另外沙拉,這是我最無法理解的東西。我們幾乎每餐都會吃到沙拉,神奇的是每餐味道超像,好像歐盟總部有個中央廚房專門生產沙拉似的,怎麼會東西南北都吃到差不多的沙拉呢?而且這些複製沙拉實在不太行,嘿我說句公道話,我們並沒有要求歐洲人煮好一鍋麻婆豆腐,那太欺負人。但沙拉,come on你歐洲人都搞不好還有誰要把他搞好呢?

不過補充一下,不好吃有兩種,一種是伙食費過於低廉,大家只能吃粗飽,例如沖繩那次。我們則是另一種狀況,感覺每餐食材都不差,價位也有一定程度,只是料理技術低於水平,歐洲人需要一個傅培梅。

接下來是遊湖時間。我對湖沒有什麼概念,基本上都是一攤水,湖中間通常有個小島,小島上通常沒什麼東西。像日月潭中央的小島,上面最著名景點是一個賣茶葉蛋的阿婆。我們布雷德湖也有個湖心小島,不過上面有座教堂還蠻稱頭的,由於很靈驗大家都去那邊求神問卜,例如前陣子的雅子王妃。

歐洲人對待湖的方式真的很不同。湖邊滿滿的人,女生穿泳衣男生穿胸毛,整個躺湖一週。湖裡也滿滿的人,到處都是游泳的人,湖深三十米耶,歐洲人手無寸鐵就跳下去遊,個人相當佩服,這種情況不給我個氧氣筒我是不會下水的。我們搭乘一種叫手搖船的船具前往湖心小島,顧名思義就是用手去搖的船,由一名壯碩歐洲人負責划。途中你常會看到有人在船邊游泳,感覺很特別。

湖心教堂不算一個很壯觀的點,比起之後看到的教堂們,這座簡直是樂高堆的。唯一賣點是一座鐘,大家排隊拉繩子敲鐘許願,據說很靈。我忘記我許了什麼願,好像是類似「趕快拉後面還有一堆人」這樣的願望。

大家都敲完鐘就返航了,然後我們和一艘載滿歐洲人的船擦身而過,他們齊唱著義大利歌,high的很。這時候突然有個團員說我們也應該唱個歌才對呀,接著她立馬清唱起了「採紅菱」這首民謠,因為她覺得坐這種船頗應景。「我們倆划著船兒,採紅菱呀採紅菱」,頓時我覺得有點冏。不過還沒完,唱一句就算了,從不知道哪個方向又傳來另一名團員接力唱下一句的歌聲,最後演變成全船大合唱「採紅菱」唱到完結,也就是「我倆一條心」這句。我毛骨悚然,一靠岸便衝刺下船。

後來去湖邊的某城堡走了一圈,沒什麼好講的。晚上住在湖畔旅館,這天結束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