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研究所畢業的時候,一位朋友很擔心的問我:「你到了新環境,會不會沒有人懂你的幽默啊?」
本部落格充斥著狹隘的幽默感,希望有人能看懂他。
  • 98705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然後公司就這樣解散了(下)

        第二次股東會後,什麼事都沒解決。除了雙方動彈不得之外,主管機關還要派臨管人監督我們,實在虛耗國力。於是,一位善意第三方決定主持大局,簡單說就是砸錢把兩方全買下來,我們簡稱為「合併」。

        消息傳出後,自是人心浮動,同事間議論紛紛。「我們要被賣掉了,而且還是從網路新聞看到的。」不過浮動了幾天,突然覺得這樣的日子好像也不賴。你知道這種公司間的重大情事,從消息傳出到真正定案,不拖幾個月是不可能的。在橋細節期間,公司便處於看守內閣的狀態。那陣子我們整天沒事做,過著陶淵明般的耕讀生活,每天最不能搞砸的工作大概只有中午訂便當吧。

        某天,我們發現網路新聞上有一則消息,大意是:「你問我何時要合併?我想大約是兩個月後。」看到這裡,我想你不難發現,網路新聞是多麼重要的資訊源,如果沒有它,我們可能要看到鐵門拉下才知道公司倒了。

        合併日定下後,事態可就嚴重了。心情上由「管他的,反正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確定」,轉變為「現在要怎麼辦」?

        我大致說明一下事情如何運作。首先,由於我們人畜興旺,就像東坡肉。實在太油膩了,以致於對方有點反胃。所以公司主動砍人,去油解膩,不過被砍的人可以領資遣費,這點倒是沒有少。沒被砍的員工,你可以選擇自我了斷。這時候公司便會無縫資遣你,一樣有資遣費拿。這裡說得輕鬆,但要知道,一般情況下,公司是不會隨意資遣人的,因為還要負擔一筆費用。所以在本階段,員工隨時申請隨時被火,這強大的力量在業界相當罕見。然後,剩下那些沒有動的人,便平行輸入到新公司,薪資條件不變。

以上是我們面臨的狀況。三位部門主管都不打算過去新公司,也不打算自立門戶,幾乎是直接裸退。這讓選項比較單純,少了考驗忠誠度之類的問題,但也使我們失去了追隨的對象。

        最佳狀況是,在合併日之前找到新工作,然後趕快跟公司申請自盡。左手領資遣費,右手換好工作,這稱為「完全打擊」,在業界相當罕見。所以,我們最重要的業務從瀏覽網路新聞,變成上104找工作,彼此修改履歷,練習英文面試等。你很少進入一間辦公室,看到同仁的電腦首頁都是104的,除非那間公司本身就是104人力銀行。

        期間,部門主管也積極投入了就業市場。我的意思不是他去找工作,而是他幫大家找工作。有一次,他跟我要履歷,說要投給他朋友。我履歷根本還沒寫好,趕緊熬夜寫了一份。他看了看說大致ok,他再幫我修一下。週末,我收到一封email,這哪是修一下?這簡直是把網路愛情小說修成紅樓夢了。我看著履歷上描述的自己,想著:「這份履歷連賈柏斯看了都要用我。」

另外一次,他找了幾個人進主管室,開課教授面試技巧。包括怎麼議價,怎麼爭取薪水。哪個主管會幫下屬寫履歷的?哪個主管會教下屬去面試的?這在業界真的是相當罕見吶。至於我拿著「超級戰將」般的履歷,經歷七場面試卻帶不回一張offer等細節,就先不談了。

合併日前兩個月,辦公室的情形是這樣的:有同事找到工作,達到完全打擊後就不來了。其他人則忙著面試,每天都不知道誰會來上班。辦公室人越來越少,零零落落,就像颳起秋風一樣淒涼。最後,二十幾位同事當中,只有七位(包括我)決定前往新公司。

        公司將吹起熄燈號的那天,上午大家都在打包行李。我們像應屆畢業生一般,在辦公室內四處拍畢業照。不去新公司的同事,中途便會先走。對他們來說今天是離職日,最後一天上班。每次一有人離開,大家都笑著送他們,拍離別照,定下一些主題例如「滄桑的背影」、「回眸一笑」之類。不過說真的,雖然嘻嘻哈哈,但每當他們走進電梯時,我往往還是一陣鼻酸。

隨著時間,人越來越少。最後輪到我們了,我們要去新公司報到。離開時,辦公室空空蕩蕩,該走的都走了,只剩主管們還留著。他們靠在隔板邊跟我們道別,「嘿,以後保持聯絡啊。」至此,強忍已久的淚水終於潰堤,我像孟姜女般把辦公室的隔板都哭倒了。不,以上是想像畫面,事實上我守住男人的淚,揮揮手,踏出待了四年半的公司。

最後,附上2011 429我在FB寫下的訊息:

今天我離開了工作四年半的公司...

大家裝好箱後

人一個一個的離開

A走的時候,我們明明叫他肅穆一點

他卻偏偏要用章魚走路的姿勢離去,大家笑翻了

但當我送他去坐電梯時,電梯門關起的那一剎那

大家都笑著揮手,但我卻鼻酸了,鼻酸指數:3

小明是我合作最密切的夥伴

正如我所說,你可能是我這一輩子最可靠的partner

當你跟Y走向電梯口

我又鼻酸了,鼻酸指數:7

F淚崩時,我還以為妳在演戲,因為那太突然了

我知道這裡面最捨不得大家的人就是妳

我說,要幫妳拍下跟大家道別的照片

但最後連我都拍不下去,真他媽的太感人了,鼻酸指數:10

最後輪到我們一行人了

離別的那一剎那,大家都是一派輕鬆

但我真的好想跟D握個手,再講些什麼

這個從我進來第一天就如此照顧我的人

寫到這裡我眼眶真的紅了

真的只差一步淚水就要他媽的奪眶而出....

這應該是我國中以後最接近流淚的一次

就這樣吧

我很高興能認識大家

我很榮幸能和大家共事四年半

我們有緣再會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