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研究所畢業的時候,一位朋友很擔心的問我:「你到了新環境,會不會沒有人懂你的幽默啊?」
本部落格充斥著狹隘的幽默感,希望有人能看懂他。
  • 98541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CBA籃球夏日訓練營(二)

        一般夏令營的編隊是這樣的,每個小隊會分派一個工作人員,他有個專有稱呼叫做小隊輔,我們這隊是一名年紀大概大一左右的可憐女性。而小隊中還會由隊員互相推舉產生一位小隊長,本消防隊正是由謝肥榮登。正常情況下,如果我們這群人必須推派一位代表的時候,謝肥總是不二人選,我想是因為他天生帝王之相(這點有士林算命街的雲昇老師掛保證),並擁有跟單久(陳菊)同等級親和力的緣故。有一次我們去通化街吃米粉湯,只不過坐位太擠被併桌,他也可以被併桌的男子搭訕還互留電話,那名男子隸屬於某個神祕團體,之後不斷打騷擾電話叫謝肥去參加該團體的「提升」活動,聽「老師」演講什麼的。這題外話了,總之,我們這次完全沒有拱謝肥上去,但他還是在一群小朋友擁戴之下成為了小隊長。

        接下來就是下午唯一的行程:「隊名、隊呼、隊歌創作大典」,在中央大學的大草坪進行,在人生的各種活動中,組成一個團隊並創作這些東西絕對是排名前3名的尷尬活動,取個隊名我還可以接受,還要弄隊呼跟隊歌真是他媽的尷尬到爆。新任小隊長謝肥負責主持會議,可憐又尷尬的傢伙。

        首先是隊名,我印象有點模糊,但我們一定有提出一些足以自豪的隊名例如「讓我們報一」或是,「我認為這件事是你不」之類的,不過那些小鬼根本不買帳,而謝肥為了迎合他們,竟然也屢屢否決我們的意見,從這時候起,謝肥似乎離我們越來越遠,為了他的政治路,他決定加入幼幼黨並兼任黨主席,不過我要說他人氣真的很旺,不可思議的旺,才認識沒多久,我感覺已經會有小鬼們願意為了他去凱道靜坐了。後來不知道誰提出他媽的消防隊這個隊名,竟然在歡呼聲過關,OK,從現在起,請叫我打火英雄朱朱旭。

        「天氣熱,火很大,沒球打,火更大,再不打球就打人!」這是我們建議的隊呼,注意現在開始所謂的「我們」是除了謝肥外的另外四個,因為謝肥是個traitor(叛徒,電影:頭號通緝犯)。這隊呼由Kai和老耿聯名創作,真他媽的絕妙好辭,我到今天還一字不漏的記著,由老耿念出這段隊呼後,整個現場一片寂靜,只有一個人小聲的講了:「是講出了我們的心聲啦,但是...」,這個人之後還會出現,是個悲慘角色。除了他之外,其他小鬼完全把我們當鬧場的,說實在還真有點鬧,但我們也不願啊,我們以參加NBA選秀的心態前來,現在在這邊他媽的詞曲創作情何以堪呢?最後小隊呼如下,由小隊長和幾位幕僚小鬼完成,蠻長的我只記得第一句:「天氣熱,天氣熱,消防隊讓你暑氣消!」這根本是涉嫌抄襲啊,開頭「天氣熱」三個字是我們想出來的好嗎?

        編隊歌絕對是史上最鳥的事情,如果有人將來想朝辦營隊的路線發展,我奉勸你們千萬不要讓你們的隊員編隊歌,他媽的害人害己。我們當下完全不參與這件事情,交給謝肥和一堆未來的方文山去搞,最後編出來了他媽的消防隊之歌:

消防隊之歌

詞:謝肥

曲:佚名(我跟你講啦就是兩隻老虎的曲)

消防隊ㄟ消防隊ㄟ

(兩隻老虎兩隻老虎)

        唱起來就像那樣(我一樣只記得一句),我不得不佩服謝肥的填詞能力,「消防隊」明明只有三個字,他卻在字尾加一個"",然後硬塞進兩隻老虎的曲裡面,愛國辭人真不是白叫的,周杰倫如果要找他合作的話請在蛛網留言。

        在這段期間,曾志偉(本營隊領導人)也順便和小孩子們約定一些暗號,例如有時候太吵鬧,他就會說:「小嘴巴」,然後小孩子回答:「閉起來」,我要怎麼形容我們身處的境地啊。不過我突然想到,這不是和我們當兵差不多嗎?記不記得以前新訓的時候,如果班長衝進寢室喊:「注意!」所有人都要停下手邊工作然後跟著喊:「注意!」如果你不合作就會被狗幹:「注意了還動!」怎樣的,曾志偉只是把「注意」改成「小嘴巴」而已,似乎是軍人體系出身的強勢領導者。

        晚餐的餐廳四周貼滿了一堆俚語,諸如:「粒粒皆辛苦」、「吃飯皇帝大」之類的,飯粒很硬不美味,我們討論到吃完這餐又要去參加什麼誓師大會,實在是受不了,於是Kai提出來一個驚人計畫。要知道在我們這一群中,我和阿扁是屬於比較唯諾型的,就算我覺得很鳥,但我還是會逆來順受的撐下去,然後在幾年後把他寫成一個悲慘的故事這樣。而Kai和老耿是屬於革命型的,老子不爽就翻桌型的,Kai的計劃就是乾脆翹掉那個誓師大會,自己去籃球場打球。這個計畫立即獲得全票通過,不過說起來也真蠢,籃球明明隨時可以打,我們卻是交了錢參加營隊,千里迢迢來到中央大學,然後翹掉營隊活動去打球,他媽的到底在幹嘛啊?

        記得我之前提到的悲慘角色,說出「是講出了我們的心聲啦,但是...」那位,我們吃飯的時候發現他其實不算小鬼,他們三個人今年考上高中,其中一個還考上成功,他鄉遇學弟的感覺真令人欣慰。學弟聽到我們的計畫後躍躍一試,決定參加翹頭部隊,我們好像在進行反政府的滲透任務,目前成功說服了三位同志。由此也可證明我們並非特別叛逆,我就說正常的血性男兒怎能忍受這一切?

        當全體成員魚貫進入體育館參加誓師大會的同時,翹頭部隊則是壓低身子從圍牆邊潛行而過,我們終於奔向自由了,去他的誓師大會。不過噴向自由後,也沒做什麼大事,翹頭這件事情對我們來說意義重大,但翹過之後只有空虛,去球場打了幾場無聊的比賽,累了後去一家漫畫店看漫畫,就這樣度過一晚。

        看到這裡有人有疑問嗎?我之前有說過,現在開始所謂的「我們」不包含謝肥,所以翹頭部隊當然也不算他,那他人呢?我前面有漏講一段,晚餐之前還有一個活動,細節我完全忘了,重點是謝肥被選為「大隊長」,徵選過程好像是一個類似什麼理事長的在台上演講,然後就直接指名那個身高190的同學來擔任我們的大隊長。你就知道我為什麼說他人氣旺了,本來他只管我們一支消防隊,現在全營隊都歸他管了,簡直就像從大安區區長直升加州州長一樣,從政之路整個平步青雲。

        大隊長有可能跟我們一起翹頭嗎?當然不可能,大隊長晚上有重要任務,事後他跟我們說,在職籃球員進場的時候,他站在最前方,掌著一隻大旗,邊揮舞邊喊口號,然後全場小孩子會跟著一起手舞足蹈加歡呼這樣,我想到那個畫面就覺得熱血到爆,謝肥你真是太酷了,u are my fucking hero(你真是我心目中他媽的英雄)。當我進一步詢問那你到底喊了什麼口號,除了喊口號還有做什麼,要不要舉著旗子奔跑之類,他本人都推說忘記了,其實也不能怪他,任何人經歷這種遭遇都會選擇抹去這段記憶的。

        我想要做個結尾了,這個故事寫起來才發現比想像中長,所以到此為止算是第二集。這天晚上我們回到營隊後,由於我們翹頭,活動領導人們大發雷霆,甚至已經通知家長說要把我們退訓(竟然還敢用退訓這兩個字,他們真的以為他們在訓練我們打籃球嗎?),下一集將從這裏講起。
(第三集
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