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研究所畢業的時候,一位朋友很擔心的問我:「你到了新環境,會不會沒有人懂你的幽默啊?」
本部落格充斥著狹隘的幽默感,希望有人能看懂他。
  • 97929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9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Love Story - LoL (英雄聯盟)

Love Story LoL(英雄聯盟)

        我最近非常迷一個遊戲:LoL(League of Legends),現在移植到台灣,中文名叫做「英雄聯盟」。他是一個類似Dota的遊戲,有將近60個不同的英雄可以選擇,超讚。最近辦了一個活動,投稿英雄間的愛情故事,入圍者獲贈兩張電影票,於是這篇就是為了此活動而生。

        因為是遊戲角色間的故事,很多人搞不好看不太懂,那就隨意看看吧。不過我順便跟大家強力推薦這套遊戲,完全免費,你還等什麼呢?還在猶豫的人,請參考以下的宣傳短片,超熱血的啊,看了還不想玩嗎?那你真是個creepy guy


LoL 官方宣傳短片

阿姆姆(Amumu)或許是英雄聯盟中最奇怪的英雄之一。他加入英雄聯盟前的身世沒有人知道...連他自己也不知道。他唯一能記起的事,是他在蘇瑞瑪沙漠的一座金字塔中獨自醒來。他被裹得像個木乃伊一樣,無法感覺到自己的心跳,並感到難以言喻的沈重悲傷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 (阿姆姆示意圖)

        
「我為什麼這麼悲傷呢?」淚水沾濕了阿姆姆的繃帶。

.........

這個字有如迴音般響了又響,一旦他浮現心頭,總是造成阿姆姆決堤的淚水。阿姆姆漸漸了解,他曾經愛過某人。但他不解,「愛」不是美好的嗎?愛不是會帶來幸福嗎?他決心追尋過去,「我不要再當個悲傷的木乃伊」,他需要被擁抱,他也渴望能擁抱他的朋友。"Let me give you a hug"(讓我給你一個擁抱)成為他的口頭禪。

        阿姆姆獨自穿越瓦羅然大陸南部,逢人便問:「能不能請您告訴我,我過去發生了什麼事呢?」但所有人見到一具移動的木乃伊,都避之唯恐不及,閃現的閃現,鬼步的鬼步,還有傳送到塔旁邊的。這使得阿姆姆更加哀傷,他大聲喊著:"Let's be friends forever!"(讓我們永遠成為好朋友吧!)

        某日,阿姆姆遇見一個人,這個人是他見過打扮最怪的傢伙。他戴著一頂有兩隻腳的帽子,臉上塗成白色,眼睛泛著藍光,最奇特的是他的表情,永遠帶著笑容。這令阿姆姆非常羨慕:我也想要這樣的微笑啊。阿姆姆緩緩的靠近他,說了聲:「嗨~

(怪人示意圖)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「碰」的一聲,那個人消失了。

        阿姆姆露出理解的苦笑,「沒關係,我早就習慣了」繼續往前走了兩步。但3.5秒後,他突然發現,那個人蹲在草叢邊,用狐疑的眼光斜視著他。

「你...你不怕我嗎?」阿姆姆說。

        「你是不是死了?」

「嗯,應該是吧....

「應該是?我看你這副德性,恐怕是死透了。嘿,你不記得我了嗎?」

        「你認識我?你...你真的認識我?我不記得任何事了,你一定要告訴我!我發生了什麼事了?快告訴我!」阿姆姆激動的用繃帶纏住怪人。

        「碰」的一聲,怪人竟然一分為二,掙脫了繃帶。「喂!給我冷靜一點,你這個....繃帶小子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拜託你,講些什麼都好....有關我的事。」阿姆姆對怪人懇求著,當然,他又流淚了。

        「那個綠色的不是我,白痴。」紅色怪人邊揉著脖子邊說「我在這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拜託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嗯...」紅色怪人想了一下說:「那場化妝舞會,記得嗎?我是DJ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化妝舞會?DJ?」阿姆姆思考著。「那我在幹嘛?」

        「你在他媽的跳舞啊,白痴。你和一個黑衣女子跳了一整晚。她叫做什麼來著?有點忘了,有一個韓國團體,少女時代還是什麼的唱了一首歌...怎麼唱啊?撥......

        「波比(Poppy)!她叫做波比!」阿姆姆眼睛一亮「我想起來了!」

        阿姆姆說:「她穿了一襲黑色的蝙蝠裝,我第一眼就迷上了。」與其說他在跟怪人對話,不如說他在自言自語,「她真的好美,我邀請她跳了一支舞,一支又一支。她很冷酷,一整晚沒有露出任何笑容。我說了個笑話想逗她笑,但她說:『Jokes? I don't know any jokes.(笑話?我不懂任何笑話)。但沒有關係,我就是欣賞她這點....


        (舞會示意圖)
        
「然後咧?」怪人忍不住打斷阿姆姆「去哪了?舞會還沒結束你們就溜了啊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對,然後去哪了呢?」阿姆姆的表情又陷入恍惚「我送她回家,她家是間鐵匠鋪。我真的很喜歡她,於是我說:『波比,我們還能再見面嗎?』波比點點頭。我約她隔天去公園野餐,她答應了,我好高興,那是我有記憶以來最開心的時刻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但是....我現在為什麼這麼悲傷呢?」

        「公園咧,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?」怪人說。

        「公園....我去了公園。那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約會,對象是全世界最美麗的女人,我穿上衣櫃裡最帥氣的凱甲裝去赴約。」阿姆姆回憶著。

        「她來了嗎?你是不是被放鴿子還是什麼的?」

        「不是!」阿姆姆說「她有來!她絕對有來!我早到,坐在約定好的大樹下,盼望著她的出現。」

「然後...她來了....然後.....」阿姆姆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 「然後然後,然後怎樣阿?WTF」怪人急問。

        「我想不起來!那天發生了很可怕的事!她來了!她一定有來!好可怕,我只記得好可怕!」阿姆姆抱住頭。

        「我想不起來,嗚....」他哭了,「我再也想不起來了.....

        怪人見狀,搖搖頭:「唉,忘了就算了,別說啦。」他用手拍拍阿姆姆。

        「對不起。」阿姆姆說。

        怪人掏出懷錶看了一下,說道:「嘿,我等下還有事,我看我們就在此道別吧。抱歉沒幫上什麼忙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再見。很高興認識你,你是我第一個朋友。」阿姆姆說道,眼中還帶著淚光。

        「閃了。」

怪人說完這句話之後,轉身走了幾步。遲疑了一下,回頭看了阿姆姆一眼,「唯一的朋友?」這小子還真一副他媽的可憐樣。想了想,他走向阿姆姆:

「ㄟ,繃帶小子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嗯?」阿姆姆抬頭。

        「我說你,其實這樣沒有什麼不好。從你剛剛講的那一堆,我確定你曾經深愛過她。那不就好了嗎?至於後來發生什麼事又如何?既然很可怕,那就當沒有發生過吧。多少對情侶曾經相愛的不得了,結果大吵一架分手後,雙方只留下互相厭惡的記憶,不是很糟嗎?比起來,你只有美好的記憶,最慘的部份剛好被你忘光了。這有多幸運你懂嗎?繃帶小子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我懂。」阿姆姆說。

        「好了。人生嘛....,嗯...木乃伊的人生我不清楚,不過就是那麼回事吧。往好處想,再怎麼樣不過就是死而已,你都死過一次,更沒什麼好擔心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我的名字叫薩可(Shaco),職業是小丑。看到我的臉沒有?白成這副德性。一年365天我都得打扮成這個樣子,自己都快忘記卸妝後的模樣了。你還愛過人,請問這樣的我,有什麼本錢去愛人呢?但這是我的人生,我接受….

        「你剛剛說什麼?」阿姆姆猛然打斷。

        「我說這是我的人生。」薩可說。

        「不是,我說前一句,你說你忘記你的真面目是不是?」阿姆姆的眼珠彷彿快要奪框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 「對阿,怎樣?」

        「我....全部想起來了!」阿姆姆激動的渾身顫抖,幾乎沒有辦法正常發音。

        「想起公園的事情了?」

        阿姆姆點點頭,眼神直視著薩可,說道:「那天在公園,我看見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你看到了什麼?」詭異的氣氛讓薩可也不免緊張了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 「我看見...無以倫比的恐怖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到底看見什麼你!」薩可說。

        「那天,我獨自一個人在大樹下,波比一直沒有出現。我等了又等,等了又等。最後我有點失望的想,是不是被放鴿子了呢?正當我準備離開的時候,突然間,我發現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我一直沒有察覺,大樹下其實老早就坐著一個人。那個人叫了我一聲,對著我笑了一下。一瞬間,我感到全身的毛都豎了起來。因為.......

        「卸妝後的波比,好恐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」

 







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